中国著名体育社会学家、华南师范大学教授卢元镇。

2019-12-26 09:42

打印 放大 缩小

  2000年悉尼奥运会,中国代表团夺得了28枚金牌,金牌和奖牌总数首次进入世界前三,中国体育迎来了新的腾飞。2001年,中国体育又一次迎来历史性突破,申奥成功、世界大会成功举办,国足入围世界杯。

  当中国体育在奥运赛场上证明自己时,全运会也从2001年九运会开始逐渐深陷争议漩?#23567;?#22914;果说这一届赛事不少?#28909;?#20047;人问津的话,与此对照的是,赛场里的争议声却此起彼伏。为了积分争夺,不少省?#24615;?#22914;手球等冷门项目中临时拼凑?#28216;?#20986;战,为了应对省市体育官员的政绩?#24049;耍?#21508;地对金牌重奖之风也就此开始愈演愈烈:从8万元升至20万元。急功近利不仅让不少运动?#21271;?#36127;了“经济压力”,同样也使得一些心存歪念的运动员、教练铤而走险服用兴奋剂。九运会首次设立兴奋剂监察组,对运动员进行血检,赛会期间还公开曝光、严肃处理了八例药检阳性和违规案例。

  “随着中国体育实力在世界赛场的不断提升,综合实力的增长,?#24615;?#22312;职业体育和奥运战略之中的全运会也越发尴尬。”北京体育大学教授袁旦的言辞并不激烈,但在不少体育界人士眼中,当整个国家的体育机器全力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运转时,异化的全运会也不再只是单纯的竞技这般简单,而是成为交换政绩、金钱的工具,被锦标主义所蚕?#22330;?/p>

  “从官方角度看,他?#21069;?#20840;运会当成奥运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当作地方体育政绩最终?#21335;?#31034;?#25945;ā?rdquo;著名体育学者易剑东一语道出全运会“灰色价值观”的成因。

  从九运会开始到十一运会,在涌现出刘翔、彭帅、吴鹏等一大批明星运动员的同时,全运会的丑闻和争议也没有停止过。体育评论?#38376;?#26080;原则的丑恶表现、孙福明引发的“假摔事件”、孙英杰的“禁药丑闻”、跆拳道?#28909;?#26080;缘无故弃权以及艺术体操选手钟玲怒揭圈内黑幕等焦点事件,还有冠军内定,这些?#28065;?#33394;色的丑闻和黑幕都让人们陷入?#20102;跡?#20840;运会究竟应该怎样转型。

  与此同时,在市场经济大潮下,全运会的“利益色彩”也?#36824;?#21202;得淋漓尽致。对于那些无法登上奥运赛场的非职业运动员而言,全运金牌被异化为钱+房+分配。在不少省市获得全运奖牌,不但有不菲的奖金,还有运动员津贴上涨的福利。在十运会上,东?#20048;?#27743;苏更是为全运冠军开出了40万元外加一套价值60万元住房的高额悬赏。甚至在退役分配上,全运会奖牌获得者也有机会分配到机关、企事业单位。教练和地方体育官员,为了成绩和政绩,?#38750;?#21033;益最大化,甚至不惜衍生出种?#32844;?#31665;操作。

  在卢元镇等不少学者看来,被视作国内最高水平的综合性运动会,全运会的转变有些偏离轨道。“?#28909;?#35828;?#24066;?#20302;年龄组的三大球?#28909;?#36827;来,把奥运会的金牌算进来,还没有?#28909;?#23601;把近130枚金牌分出去了。结果呢,整体实力强的省份会越来越强,较弱的省份会越来越差,这就失去了某些项目?#28909;?#30340;意义。”更令卢元镇无法接受的是这些年来全运会高喊的“淡化金牌”更像是个空架子,“我们一直在?#26263;?#21270;金牌,但一直以来?#27982;?#26377;?#29260;?#29992;金?#35780;?#24102;动发展的做法,结果使得我们的体育资源更高密度地向高?#24605;?#20013;,而业余训练一年不如一年地萎缩下去。”

  此外,国家体育总局与地方的矛盾也进一步让全运会变味。“总局要奥运会,而地?#22870;?#25112;全运会,加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冲突,进一步放大了奥运战略和全运战略的矛盾,同时?#28909;?#30340;经济效益和举国体制的社会效益,也开?#23478;?#19981;平衡而不断碰撞。”

  全运会赛场屡生怪象,全运会背后投资的铺张浪费和地方举债、也开?#23478;?#21457;了人们的关注。十一运会以7亿多元的赞助总额创历届全运市场开发之最,这个值得夸耀的数字背后却是地方投?#21490;?#29992;的水涨船高。场馆建设等各种十运会的预算,江苏投入65亿元之多。而十一运会济南赛区的审计报告就高达15.55亿元,这甚至不包括济南奥体中心改建、土地整理40亿元的总费用。

  一位长期研究体育赛事组织工作的专家表示,从九运会开始,各地?#30772;?#20102;承办各项大型赛事的风潮,一方面希望增?#21448;?#21517;度,另一方面地方政府也愿意负债举办大赛,吸引投资进一?#25945;?#39640;当地的GDP。这样的全运后遗症也在场馆后续利用等等各方面显现,以十一运为例,政府入驻济南奥体中心龙奥大厦,但投入运营的济南奥体中心年亏损高达800万元,而济南国际场则成为闲置。一些官员也随着全运会的落幕水落石出,原山东省副省长黄胜、济南奥体中心原张忠明落马都与全运会中的?#26696;?#26377;关。

  “综合性运动会目前最大的难点,或者说需要改革创新的地方就在于,如何让竞技体育跟百姓分享快乐结合得更多一点。这里面需要做的文章很多。”——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

  2008年,中国为全世界奉献了无与伦比的北京奥运会,而中国奥运军团获金牌51枚,名列金牌榜首,举国体制也就此达到一个顶点。

  这个竞技高峰的顶点,在“体育大国”转向“体育强国”的全民?#24613;?#20013;,开始蜕变为中国迈向全民体育的拐点。而作为这个国家顶尖的综合性大赛,全运会也从今年的十二运会逐渐开启自我救赎式的变革。

  橄榄球罢赛、花游的争议等等风波依旧困扰着这个试图转身前行的庞然大物,当全运会的价值观与金钱、官位、政绩等等?#36127;?#35201;画上等号时,现实的问题让部分人开?#23478;?#35782;到全运会尴尬的症结所在——偏离体育。

  射击出现了PK,柔道缩短了“一本”得分时间,蹦床增设了高度加分,手球出现了罚球决胜,武术将拳、刀、棍的个人单项合并为“武林全能”……第十二届全运会正在进行时,一些项目在规则上的改头换面令人耳目一新,这种“变脸”究竟带来了?#35009;矗?/p>

  事实上,规则的变化和改变恰恰是为了?#28909;?#26356;加公平、公正,规避消极?#28909;?#20063;带给观众更多观赏性。“无论规则怎样变化,都是为了打破垄断,使?#28909;?#21464;得更平衡、更有观?#22270;?#20540;,从而吸引更多的人去关注和参与。”吉林省体育局局长宋继新说。他认为,这种“变脸”是人文奥?#21046;?#20811;在大众中的一种延伸,就像NBA赛场因为张伯伦独霸内线秒区、国际乒联将“小球”改为“大球”等一样,如果?#28909;?#32570;少悬念、关注程度?#20572;?#23601;要在规则方面?#20852;?#21160;作。

  这届全运会的总预算也控制在8亿元之内,?#36234;?#20461;办大赛的?#38382;?#26356;好地回归体育?#23616;省?#21313;二运?#28909;?#35757;练场馆,由上届的129个减为117个,其中训练场馆53个不需投资建设和改造;64个?#28909;?#22330;馆中,25个为新建场馆,其中,纯粹为全运会新建的仅10个,占场馆总数8.5%。在开闭幕式上,辽宁方面也取消了大型文艺演出和焰火燃放,总预算为900万元,要知道上届全运会,济南方面的投入高达7000万元。

  除了节俭全运外,十二运会也提出了“全民全运”的口号,希望通过大赛让更多人投入全民健身的行?#23567;?/p>

  “综合性运动会目前最大的难点,或者说需要改革创新的地方就在于,如何让竞技体育跟百姓分享快乐结合得更多一点。这里面需要做的文章很多。”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并不掩饰如今全运会遭遇的尴尬,但恰恰如此,这项大赛需要明确改革的方向,“总的目标和方向,一定是要让更多的百姓分享体育带来的快乐、让更多的百姓参与其中。”

  与中国当下社会的一些领域一样,现时的中国体育改革与转轨并不彻底,全运会基本上是靠地方财政支?#29260;?#26469;的,一旦撤销全运会,地方就不再投入了,中国的竞技体育就被釜底抽薪了,所以全运会现在陷入了两难的?#36710;亍?/p>

  “指望教育体系、文化?#20302;常?#26469;承接旧体制的一些专业培训和青少年精英体育人才培养,等同于痴人?#24471;巍?rdquo;知名体育评论员?#28072;?#35748;为当学校体育、职业体育以及体育人口无法达到需求时,取消全运会根本不现实。就像评论员白岩松说的那样,观众的大幅度撤离,已让全运会到了该进行大改革的时刻,考虑将来全运会该进?#24615;?#26679;的改革,“一个慢慢失去群众关注基础的大型运动会,在尴尬中是走不远也走不好的。”

  十二运会首席技术专家、上海体育学院教授刘清早认为,全运会应该给职业化或者正在按照职业化模式运行?#21335;?#30446;,如篮球、足球和网球等区分对待,把舞台交给那些年轻运动员。首都体育学院校长钟秉枢和卢元镇都认为可以让大学生体协参与到全运会之中,“在体教结合的循环下,可以逐步建立起从大众体育、中级体育、高级体育到精英体育的一整套完整的竞技体育体系。”

  “未来中国体育如果实现高度社会化,能靠协会、俱乐部支撑,全运会的面貌就可以发生更大的变化。”卢元镇承认全运会的自我救赎不可能一蹴而就,但同样不能继续漫长?#21364;?ldquo;在体制改革这个问题上,我们永远可以以‘漫长’为借口,但是我们改了几十年了,你还要怎样漫长?全运会我们从1959年开到现在,十二届了,该改的必须要改了,不能老是这也改不了,那也改不了。当然,有些改革确实得自上而下进行,没有一个单位愿意把自己改掉,光靠体育总局自己来推进改革,似乎根本不可能。”

l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本文由中国评论编辑

赌徒闯关
AG甜一甜屋开奖视频 2015年上证指数最高点 5分钟时时彩走势图 捷报网球比分 必中飞艇计划软件 新版gb直播 梦幻西游170赚钱 刷销量赚钱是真的吗 篮彩 老虎机777游戏安卓版 江苏快三大小准赢技巧 彩王时时彩计划软件 麻将来了最强角色 重庆时时组选走势 赛车怎么用3000赢10万 天津快乐10分开奖走势